期货卖方马虹玫:全职太太可不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3
  • 来源:配资门户网,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,配资门户,配资门户网

  荧屏长期被宫斗戏霸占期货卖方,看这种剧,除了窥探宫廷秘史、欣赏妃嫔争艳之外,最大的回报,或许期货卖方是女主隐忍负重一朝乌鸡变凤凰,满足现实中人们虚妄的遥不可及的梦想。宫斗就宫斗吧,受众也知道是戏说。奈何相关创作团队却不肯放过我们,硬是把现代生活套进古代宫斗剧模板,让我们看着活生生的现代人、如何以外部的现代化生活方式,演绎古代宫斗剧一般的生活。

  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热了,火了,街谈巷议了,家庭主妇、全期货卖方职太太这两个词也跟着刷屏。创作团队把全职太太塑造期货卖方成罗子君那副模样,叔可忍婶儿不能忍。得是多大的仇恨与无知,全职太太才被黑成这样。几十集过去了,罗子君成长了,她的改变颇具戏剧性,外部因素强行施加的力量让她最终事业爱情双丰收。电视剧中依然沿用宫斗剧的老套路——某个男人适时出现,扮演痴情王子兼拯救天使。宫廷中此人或为皇帝或为王爷,在此剧中,乃是一位行业内手握资源的男士。简单省事的人物塑造,让人稍愤怒。

  一些人固执地认为,全职太太是一帮可恨的寄生虫,她们将生活与自我完全寄生于老公。老公兴盛她们沾光得势;即使老公落魄,她们也会把他搜刮得一干二净。在部分人的想当然中,这些全职太太的生活没有感情只有利益。还有一些人同样固执地认为,全职太太是一帮可怜的寄生虫,她们唯唯诺诺做家务赔小心,三餐洗煮,日常伺候,为的就是每个月生活费不落空。在这部分人的想象中,全职太太又是何等卑劣而低下的角色啊。让人颇无奈。

  全职太太自身,当然更少不得纠结。越是曾在职场有过一席之地的她们,越是纠结于这种身份的转换。曾经在职场呼风唤雨痛并快乐着,一朝全职之后,担心被抛弃、被嫌弃、以及被自我放弃。或者自己并不担心,但是社会上的固有认知,却已将全职太太置于偏见之中狠狠地唾弃。家大业大的全职太太,除了操持一大家子人日常起居之外,亲戚家族间往来走动,丈夫生意伙伴交际应酬,哪一项礼数离得开主妇的周全与智慧?中产阶级的全职太太,即使没有成吨的财产需要打理,在子女的教育与培养方面耗费的心力,要是折算成货币进行量化,肯定是一笔巨大的投入。

  电视剧仅需一个镜头,孩子从呱呱坠地就到考上大学不用你管了。现实中,一个主妇不假手他人,没有保姆月嫂老人从旁协助,把孩子养得健健康康,家庭环境整理得窗明几净,同时还让自己美艳动人,几方面完美达成的例子真的少之又少。现实的舆论环境看似多元,实则早已有了先入为主的标签化植入。比如,全职太太与职场女性的二元对立,这两者常常互相看不起。职场女性毫不掩饰对全职太太的蔑视,嘲笑她们琐碎、邋遢,有人甚至不惮以最坏的恶意猜测“这男人怎么看上这样的女人”。养育孩子的每个细节都是鸡零狗碎的,以至于此阶段的全职太太们总是顾此失彼、焦虑迷茫而落人话柄。

  再比如对女性终极命运的目标设定,似乎一定要走出家庭走向社会才是正确和明智的。女性在家庭内部,不管是炒房理财赚了钱,还是相夫教子作贤内助,哪怕巧手做羹汤,家庭情调悠悠然……这些“成绩”依然是不被社会大众包括周边人群甚至主妇本人所认可的。于是,这些活色生香又机巧鲜明的生活,影视剧也就顺便忽略了。从真实生活中提炼出艺术性,比凭着印象展开随心所欲的戏剧化联想,要来得简单和方便。影视作品虽然是虚构的,但它们属于大众文化产品,它所输出的价值观,或深或浅地与当今社会主流价值观发生着关联。

  全职太太并不是智商欠费的群体,瞄准她们做出的文化产品,需要再投入一些诚意。我们当然不指望娱乐化的电视剧承担指点迷津的作用。但是,若是能在其中展示迷障般的人生,复杂幽微的人性,尝试突破某种狭隘的定见,不论如何,这些功能的达成本身就已具备足够吸引力。

  (作者系深圳自由撰稿人)